基本已出坑。

回到梦的起点去吧,手握着希望与爱意。

【狛苗‖幸运组】花见

*灵感来源自我的梦境里的迷之少女告诉我的故事:从某一天的早上醒来的少年发现除了自己喜欢的人在自己眼中都变成花了,喜欢的人似乎也被自己感染了这个病症??破解这个病症『花见症』的方法就是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对着对方说『我喜欢你』,但同时要求要两情相悦(有点像花吐x),所以一定要双向暗恋才好玩!(滚

*疑心暗鬼的前篇,毫无原著向的爱丽丝设定,没有绝望(对不起盾子姐姐,大家都是天使(*'▽'*)♪

*送给汤姆!清水砂糖向,我要证明自己是一个傻白甜文手!

*OOC与否看个人

【OK的话↓】

一、

苗木生病了。

症状是从前天下午开始的,在疯帽匠的茶会上,苗木看着狛枝认真注视自己的脸,感到有些异样的不舒服。

并不是因为讨厌而感到恶心,反而是因为被盯得不好意思而感到害羞。明明是每天都会发生的事情,头脑却跌入了混沌之中。

身体疲乏得不行,眼皮直打架。身体一会儿冷,一会儿烫的让他难受得不行。呼出的热气灼伤了自己的脸颊,晕晕乎乎的已经分不清方向了。

扑通——

就像棉花糖跌进了热可可,自己从座位上摔下来了。

“苗木君!”

“苗木君!”

“苗木君!”

三个声音异口同声地传来,模糊间他好像看见了罪木一边慌慌张张地察看自己的病情,一边喃喃着“发烧了”。

怎么会发烧呢?几分钟前自己还好端端的,一边很狛枝聊天一边喝着热乎乎的奶茶,下一秒就发烧倒地了。

“先送他回去吧。”狛枝担心地说道。

然后自己就被人抱了起来。

“放开我……我又不是小孩子……”

一边含混不清地推脱着,苗木抬眼看向抱着自己的人——是狛枝君啊。

狛枝也在看着苗木,有些担心的眼神在自己眼中自动过滤成了温柔得不行的注视。

这下,可有点糟糕啊。

总觉得这下不止体表的温度在上升了,心跳也在加速,这究竟是怎么一个情况啊!

不去想那么多,苗木把头埋向狛枝的怀里。

总而言之,先睡一觉吧。

我只是生病了而已,绝对是这样的。

——————

苗木在一天一夜后睁开了眼睛。

没有疲劳的感觉,灼热的温度也早已消去,前天发生的变故就像一场梦境。如果不是衬衫上奶茶撒上的污渍,他肯定会这样认为的。

仔细一看,床边还趴着睡着的狛枝,看样子是一直守在床边累得睡着了吧。

狛枝静静地睡着,平日里那股闹腾劲儿完全消失了,苗木很少看见狛枝这样的状态。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很想摸摸狛枝的脸颊,于是他伸手了。

真是一点都不粗糙的脸啊,虽说不光滑,但却白皙得很。自己有些冰冷的手触及他温暖的脸颊时,苗木看见他的睫毛颤动了一下。

“苗苗苗木君,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突然传来的声音吓得苗木缩回了手,他突然开始为自己鬼使神差的行为感到惊讶,更多的则是不解。

我究竟在干些什么啊?

房间里除了狛枝和自己,他看不到其他人,那么音源是从哪儿来的?

“是罪木吗?”他有些不确定地问。

“诶,是的!苗木君你已经没事了吗?”

这的确是罪木的声音,可是自己却看不到她。她的声音还是如此微小,他差点就察觉不到。

难道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

不对,那自己身边的狛枝是怎么回事?

“罪木……你在哪里说话?……我怎么看不见你?”

罪木好像受到了惊吓,她慌慌张张地把什么东西摔到了地上,从清脆的玻璃碎裂的声音可以推测大概是温度计落到了地上。

借此机会,苗木看了看地面——一株小小的含羞草正在战战兢兢地收拾着地上的残渣,她一边喃喃自语着“糟糕了,苗木失明了”,一边哭了起来。

“罪木?”苗木试探着对含羞草说。

“呜……是?”含羞草把头转向了苗木,绒毛般的淡紫色花瓣还在不住颤抖着。

不可能吧……

“你是罪木吗?”

“诶诶诶?是的!”紫色的含羞草点了点头。

“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啊!”苗木悲痛欲绝地躺倒在床上,闭上眼睛想了想,又再次爬起来,“其他人呢?”

他们总不可能会变成花了吧?

躺了一天一夜的身体还有些僵硬,苗木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赶到门口,狛枝被他这么大的动静吵醒了,打了个哈欠有些困惑地看着苗木赶到门口的举动。

苗木开门的一瞬间看到了不可思议的场景。他从没有见过如此多的花同时出现在一个地方——神秘的紫色冬樱花、温和的蓝色风信子、高贵的狐尾百合……

他记得仙境可不是什么花园啊!

“苗木君,你在做什么?”

冬樱花开口了,果不其然是雾切淡淡的声音。

身后的狛枝看见他愣在门口,走过来疑惑地触了触他的肩膀。

在下一秒,狛枝眼前的所有人都变成了各式各样的花。

狛枝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

“全部都变成了……花?”

扑面而来的香气让苗木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TBC.

我和你,成为了花海里唯一的存在。
——————
太久没写甜甜的东西,有点适应不过来。
不一定有后续……别期待,恩。

评论(13)
热度(56)
© 鹿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