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已出坑。

回到梦的起点去吧,手握着希望与爱意。

【狛苗】世界结束的方式(一)

*脑洞来源芝士爸爸的神明二设企划,已获授权,顺便用了《希望天使》的梗,如下:

讲的是天使苗木和还是人类的狛枝的故事。

*OOC与否看个人。

*请注意结尾的说明      (虽然废话很多,原谅我这个话痨   

* @CHIZUKO✨ ,写成这样真对不起

第一章

人活在希望之中〈注一〉,狛枝凪斗对此深信不疑。

“希望”这个字眼贯穿了他十七年的光阴,作为一个幸运又不幸的人来说,希望已经是他每天都会怀揣在心里的信条了。

狛枝的幸运就像黑魔法,给你带来好处的同时,也会反噬自身。这种无法完全掌控的绝对力量力量被天平限制着,只要一旦其中一方的重量增加,另一方也会随之增加。

不过总是不幸先来而已。

“希望是厄运的忠实姐妹〈注二〉,”母亲安慰着不知道第几次丢了钱包的小狛枝,“不要哭啦,不然希望女神就不会来跟你玩了哦。”

“呜……希望女神?”吸了吸鼻子,狛枝好奇地问道。

“恩!”母亲笑了起来,脸上洋溢着希望。

他也曾经相信着这一点。

“根本就是骗人的啊……像我这种废物,有什么资格触及希望呢?”

站在父母的遗像前,心里的悲痛扼住了咽喉。

明明自己坐在父母的中间,可是却只有自己意外生还了,他再次意识到自己能力的戏剧性。简直就像废渣一样,不能带给自己幸福的绝望的能力。

他找了个位置坐下来,父母生前虽说是不错的人,可来祭奠的人却没有几个。

他没有哭,难过的哭泣会带来绝望。可是头脑还是乱糟糟地想着各种可能发生的坏事情,在他意识到之前,他已经脱离了现实进入了绝望的世界里。

“呐,我说,以希望为生的人,会绝望而死的哦!〈注三〉”金色头发的恶魔按住他的肩膀,紧紧地抱住他,在他耳边吐露出诱惑的耳语,“要不要随我一起来到地狱,堕入绝望的天堂呢?”

恶魔的身材非常好,穿着却意外的没有那么暴露,虽说裙子已经短到快到腿根,但隐秘的部位还是有距离感。她金色的头发微微打着卷,俏丽的脸孔没有张狂的妆容,如果去做平面模特绝对可以领导潮流。当然,前提是不露出蝙蝠状的翅膀和尖利的黑色尾巴。

明明被拥抱着,感受到的确实深海般的冰冷。恶魔的尾巴摇来晃去,挠得他的腰侧痒痒的。

“不行,我……”像是陷入深不见底的泥潭,狛枝已经失去了言语的能力。不过狛枝不一样,心存希望让他自觉地反抗起来。在恶魔的煽动下,他也没有说出“愿意”两个字。

“狛枝君,你相信希望吗?”见到普通的诱惑没产生作用,恶魔也没有气馁。

“当然!”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回答。“没有绝望便无所谓希望,没有希望便无所谓绝望,〈注四〉”金发恶魔垂下眼睛,用手指卷着狛枝的几缕头发,“希望能给人以力量,绝望亦复如此。〈注五〉”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会相信!”他极力否认着。

他已经看穿了恶魔的意图,无非就是把自己拐骗到绝望的阵营里。如果被她得逞,自己就完全没有可能接触到希望了。

“你还真是顽固呢……呐,我说狛枝君,没有人爱过你吧?”恶魔突然岔开了话题。

“……什么?”

“只有死去的父母会爱你吧?”恶魔指着愣住的狛枝,残念地低下头,“真可怜呢,被自身的能力束缚,没有朋友,就连爱自己的父母也死了……真是多么悲惨的一出话剧啊!”

“呜!”狛枝张口想说什么,却像噎住一般停了口。他知道自己的幸运会给自己和身边的人带来不幸,没人愿意靠近他,他也不会主动去交朋友。

其实,他一直都是一个人。

恶魔对狛枝迟疑的态度感到非常满意,她摆出一副帝王的架势,对着狛枝伸出了手:“本王的名字叫江之岛盾子,跟着本王的话,不管是爱啊还是其他的什么我都可以赏赐给你,就算是世界的一半,你想要我也可以给你……我需要你的力量,来到我的身边吧,让我们一起创造没有希望的,绝望的世界!”

恶魔洋洋自得地注视着摇摆不定的狛枝。狛枝看着她湛蓝色的眼睛,里面混杂着漩涡般的黑暗,但他还是颤抖着摇了摇头。

“你是绝望,你休想再欺骗我!”

“到了这份上你也该认清楚现实了吧,”盾子松开他,推了推脸上不知道从哪变出来的眼镜,“和绝望接触过的你已经没有资格接近希望了,而且说起来希望又不是万能药……哦,对了,我忘记希望是你们这种不幸者的唯一药饵了〈注六〉,只可惜治根不治本嘛。”

“这是不对的!”

突然插入的陌生声音让狛枝清醒了片刻,他看向声音的来源——一个长相温和的普通少年,有着坚定眼神的茶瞳,柔软而蓬松的褐色短发。身上穿着的衣服透露出不凡的气息,如果不是头顶金灿灿的光环和背后洁白的羽翼,狛枝绝对会怀疑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

“切,坏事的家伙来了!”盾子狠狠地瞪了少年一眼,“苗木诚君,你还真是闲啊,身为管理希望的神明不去散播虚伪的希望,在这干什么?”

“我来干什么你自己心知肚明吧,江之岛盾子?”苗木对于她口中的“散播虚伪的希望”感到非常不悦。

站在他们两人中间的狛枝对眼前的情况感到非常迷糊,不过他确实从被称作苗木的少年身旁感受到了温暖的感觉。一种熟悉,又意外地让人安心的力量。于是他忍不住向苗木所站的位置挪了一步,苗木注意到他的动作,顺势牵起了他的手。不同于深海的极冰,让人心安的温暖感顺着手心传递到了自己心里。

“我当然知道啊,不就是闻着味儿来着吗?”盾子突然惊讶地看着被苗木牵着的狛枝,“啊,难道说……唔噗噗噗噗——这家伙就是他吗?这家伙也配拥有希望吗?你知道的哦,我能看见未来对吧?”

“那又怎么样?”苗木蹙眉看着笑得一脸灿烂的盾子。他确实是感受到希望的气息,但和绝望同时出现在一起未免让他感到不妙。更何况,他还有某些原因必须去到狛枝的身边。

不仅仅是责任,还包含了自己的忏悔和难言的爱。

“那我可不是帮了你大忙嘛,他跟你在一起迟早也会害死你的哦!希望的狂信者,对希望有多么渴求你也是猜得到的吧?”盾子一副“我帮了你不感谢我也就算了竟然还诬陷我”的表情,让苗木无言以对。

狛枝虽然不知道他们两人在说些什么,但听到盾子说自己会害死苗木还是忍不住担心地抓紧了他的手。

苗木看出了狛枝的不安,他轻轻地回握了一下他小小的手掌,镇定地对着盾子说:“没关系,我可是很幸运的呢。”

“说的也是呢,”盾子饶有兴趣地挑了挑眉,她眯起那双充满混沌的眼睛,“毕竟,你可是曾经的幸运嘛。”

狛枝看到苗木稍微避开了她的眼神。

“伤疤被揭开了吗?”盾子笑了。

“事到如今说这么多也没用,只要……”

“找到未来吗?”盾子看着苗木惊愕的表情,“你还是迟了一步,你所追寻的未来,已经摘下了绝望之果。”

“!”

盾子向着苗木伸出手,些许冰冷的艳红色指甲在他的脸上轻轻摩挲着。她戳了戳苗木柔软的脸颊,低声询问着:

“感受到了绝望吗?”这种没有未来的深渊般的黑色绝望,真是给希望最好的礼物了。

“你打不垮我对绝望的信念,你早就该知道。”

“我当然知道,你第一次击败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了,”盾子的眼里似乎浮现出了光芒,“啊,多么美妙的希望啊!在这炫目的希望破碎的时候会诞生多么绝顶的绝望呢?”

盾子陷入癫狂般地发出了笑声。

在苗木眨眼的下一个瞬间,她已经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了。

无法插话的狛枝终于找到了缝隙,他看着苗木有些动摇的表情,摇了摇他的手:“你没事吧?”

“嗯?啊,没事,让你担心了。”苗木摸了摸狛枝蓬乱的头发,狛枝感受到他的手有些颤抖。

“那么,你真的是希望吗?”狛枝充满期待地看着苗木。

“啊,我只是管理希望的神明而已,实际上并不是希望哦……”

“可是,我感受到了希望……所以,你就是我的希望,”狛枝抬起头,看着苗木温和的褐色眼眸,“拜托你,请你带走我吧!我已经,不想再经历绝望了啊!”

狛枝的声音因为哭泣而颤抖,他的眼前有些模糊,看不清苗木脸上的表情。苗木到底是同意还是拒绝呢?他迫切地等待着答案。

“狛枝君认为希望是什么呢?”苗木温柔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希望即是,向前看的意志与才能……从这些之中诞生出来的绝对的好的东西吧?”狛枝顿了顿,“希望是绝对的好的东西,它必须充满无限的诚意与幸福与梦想才行——就宛如是幻想一样的概念。”

“希望是前行的动力,只要心怀希望,绝望就无法扰乱你的心智……狛枝君内心深处的希望,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哦。”

“像我这样一无是处的废物的内心深处,还保存着希望吗?”狛枝的神色有些黯淡。

“这种事情,该问你自己才对吧。”平淡得没有起伏的声音突然响起。

“雾切,你怎么来了?”苗木显得有些惊讶。

那位看起来有些冷酷的紫发女子看起来跟苗木很熟,她穿着偏冷色调的服饰,身后的羽翼收了起来。她看着被狛枝抱着的苗木,感到有些烦躁。

“不能与人类接触过多,你忘记了吗?”雾切看了看疑惑的狛枝,“还是说,他就是你想要找的人吗?”

苗木沉默着点了点头。

“你现在没有资格带走他,”雾切看了看苗木犹豫的眼神,“而且,他不能拥有这段记忆。”

“至少,让我再跟他说几句话吧……下次见面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呢。”

雾切和十神一样,讨厌苗木的犹豫不决,他温柔的老好人性格总是让她心软。那种小动物般请求的眼神怎么能出现在大家的希望脸上啊,不过正因为如此大家才会追随他吧。

有谁会讨厌温柔的天使呢?

“随你,反正到头来他也什么都不会记得了。”

“……狛枝君,我能在你身上嗅到充满希望的梦想的味道,所以我想希望是存在的。”

狛枝看着苗木的脸,感觉什么东西就要破蛹而出。他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和苗木在以往的时空里见过。这样亲密的语气,有些悲戚的眼神。

是梦境?还是已经遗忘的遥远记忆呢?

“苗木君……我们其实在哪儿见过吧?”狛枝看着看着苗木澄澈的茶色眼睛,不自觉地问出了口。

“诶,为什么会这样想?”苗木有些愣住了。

“单纯的感觉而已,总感觉苗木君是我重要的人。”

不然为什么就算是交谈也能让自己感到无比幸福呢?

“也许是在平行世界里呢……那么再见了,狛枝君。”

苗木的轻笑传到了狛枝耳边。

“苗木君,一定是为了和你相遇我才诞生于世吧!〈注七〉”狛枝扬起了笑容,“希望,真是让人身心愉悦啊。”

苗木的温暖笑容消失在了扩散开来的白昼里。

这便是,狛枝短暂的一生里消失的记忆。最不想忘记的,美好的,如同梦境一般没有实感的回忆。

“一定,会再见的。”

“狛枝前辈。”

未完

————

前方超多废话预警!

前方超多废话预警!

前方超多废话预警!

 

注一:人活在希望之中。——居伊·德·莫泊桑

注二:希望是厄运的忠实姐妹。——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

注三:以希望为生的人,会绝食而死。——本杰明·富兰克林(文中有改动)

注四:没有绝望便无所谓希望,没有希望便无所谓绝望。——塞内加

注五:希望能给人以力量,绝望亦复如此。——托富勒

注六:希望是不幸者的唯一药饵。——威廉·莎士比亚

注七:绝望篇ED里《绝対希望バースデー》里的歌词「君と出会えた,そのために産まれてきたと思えるそのときを」(为了和你相遇,我才来到这个世界),其实还玩了EVA里的声优梗来着……渚薰:真嗣你怎么抢我台词!

用了很多角色的原台词呢(笑

关于标题,引用了托马斯·斯特尔那斯·艾略特的「这就是世界结束的方式。并非一声巨响,而是一阵呜咽。」至于意义,自行揣测。真的不是我因为想装逼所以取这个不知道怎么解释的名字哦,我发誓!

苗木是管理希望的神明。

雾切是管理真相的神明。      (因为是侦探(滚   

狛枝暂时还是      小学生   人类。

盾子是绝望的恶魔。

顺便一提私立希望之峰学院在这里不存在。

 

哦,对了,这篇文是HE来着,你们信吗?

 

绝对有后续!绝对有后续!绝对有后续!

现在看来应该没可能……

 

其实我感觉CP走向其实是:盾狛→苗狛→盾苗→雾苗雾→狛苗

小学生撩boy啥的好糟糕。

狛苗真的太棒了!

写完这波要不要写日七呢?

评论(16)
热度(61)
© 鹿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