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已出坑。

回到梦的起点去吧,手握着希望与爱意。

【狛苗‖幸运组】电车奇遇记(上)

题目:电车

平行世界paro。

阴阳师和鬼的故事。

OOC慎,结尾追加说明注意。

隐雾苗。

 

上.

 

啊,和他对上眼睛了,狛枝有些懊恼的感叹着。

狛枝不经意间抬起眼睛,正好和坐在角落位置的少年的目光撞在了一起。两双异瞳的眼眸互相注视着,在密闭的车厢里,伴随着铁轨碰击发出的沉闷声响,气氛开始变得怪异起来。

 

那位少年穿着比较古朴的黑色浴衣,上面除了深绿色的云纹以外,没有其他的装饰。茶色的短发看起来很柔软,面孔虽说普通,但又不失清秀。他白皙得过分的皮肤在窗外射进来的橘红色的夕阳和车内明晃晃的白色灯光交织中,呈现一种近乎透明的病态苍白。如果不是他那一双赤红得如同一汪鲜血的眼睛,以及额发间因为电车摇晃而露出来的一枚贝壳般小巧精致的雪白的角,狛枝绝对会把他当成一般的幽灵置之不理。

 

红色的眼睛……不受拘束的野鬼吗?

狛枝暗自思忖着对策,一边装作只是巧合,若无其事地把视线转移走了。他小心地把手伸进包里,顺手将一枚符咒夹进了教科书扉页的内侧,随即将书出来摆在腿上故作认真地翻看着。

 

车厢内的温度显示为26℃,配合着好闻的空气清新剂,并应该感到舒适才对。只可惜,他现在感到十分糟糕。从书本后偷偷窥视,他发现车厢里的活人就只有自己一人了,眼前打着瞌睡的上班族、拄着拐杖的老人家和玩着手机的JK之类的都是妖怪和鬼啊!

 

究竟是什么时候,混进这些东西的?狛枝想不明白,刚才光顾着注意那个少年了,他特意挑了最后一节人少的车厢,以免给其他人带来不便。他隐约记得车厢上的号码是8来着……

等等,8节车厢??

 

坐了有近3年的电车,他竟然没想起来,车厢一共7节。

 

真是太不走运了,他有些痛苦地揉了揉脑袋。

 

电车行驶的速度变得极快,窗外的景象完全杂糅成一团混乱的颜料了,看来跳车是没什么可能了。车厢上部的电子显示屏告知他还有五分钟最后一站,如果不出所料的话最后一站后面接通的是冥界的世界,想要逃离这个压抑的空间就必须抓紧时间才行。

 

如果不是没做好准备的话完全没必要如此狼狈,对于他而言在这些被绝望浸染的恶心东西面前落荒而逃,真是有失狛枝一族的尊严。不过也实在没办法,在人家的地盘里单枪匹马的闹事显然是不可能的,更何况他才带了几张可怜巴巴的符咒,就算再厉害的阴阳师也双拳难敌四手,哦不,看着数量很可能是百手啊。

 

在他度秒如年的等待中,时间才过去了三分钟。他看着形势还算稳定,至少还没有妖怪发现自己的存在,不然肯定会有异样的表现。但他还是没办法放松下来,万一全都是为了捕获他而演的戏码呢?

 

他焦灼不堪地想着各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冷汗一滴滴地顺着额头往下落。

 

交谈的声音让他心烦意乱,突然传来的一声铃铛的脆响让他停下了思考。

 

刚才的那位少年摇晃着双腿,脚腕上系着的淡紫色绸带上挂着一个银色的铃铛,叮当作响的声音传遍了整节车厢,引起了他人的注意。吵吵嚷嚷的妖怪们都静了下来,看着少年漫无目的地发出那悦耳的铃音,脸色都有些慌乱起来。

 

少年不顾那么多密切的注视,稍微瞟了狛枝一眼,随即把目光放向车门处。狛枝看到他的举动,不由得感到讶异——为什么鬼要帮助身为人类的自己呢?他实在是搞不懂,少年鲜红的眼眸澄澈得没有一丝涟漪,看起来面目和善,气场也和其他的妖怪不同,总有一种温和无害的感觉。

 

阴阳师不可以相信鬼怪,也不可以与鬼怪来往,这是他们家的规矩,也是这一特殊职业的要求。

 

车门在女广播员亲切的提示音下打开了,外界人类的气息涌入,在少年铃音的掩盖下,没有人注意到狛枝有些紧张的脚步声。他小心翼翼地走向车门,脚刚踏出外界一步,就听见了一个妖怪嗔怒的声音,所以他又把脚收了回来。

 

“你是哪个不知规矩的家伙,竟然不做任何伪装就上车,你想被别人发现吗?”

 

发话的是伪装成一对双胞胎兄弟的蛇带,他好像喝醉了酒,脸色涨红,跟泡在酱缸里没什么区别。蛇带向来不喜欢铃铛的声音,听着让他头昏脑胀,心觉不悦。可苗木还是没管他,虽说声音有所减弱,可还是在摇晃着。

 

蛇带见苗木无视了他,心里顿时不爽起来,他抓住少年的脚腕,强行让他停下来。那蛇带力气极大,少年白皙的脚踝被他捏得乌青,小部分皮肤被蛇带给撕裂开,渗出的血液一滴一滴地顺着脚踝的弧度往下坠,染脏了穿着木屐的白色袜子。

 

“……请放开你的手。”少年不着痕迹地闷哼了一声,有些痛苦地皱起了眉头。

 

“把你的声音停下,然后再说惩罚你的事情,”蛇带捏住少年的下巴,让他仰起头,“嗬,姿色还不错,这双眼睛更是让我想起了……江之岛盾子大人呢!”

 

“鬼族的眼睛都是这样的,”少年别过眼睛,“更何况我也没犯什么错,谈何惩罚呢?”

“我们冥界的规矩是不能不做伪装地进入人类世界,这你不会不懂吧?”

“我清楚。……这又怎么了吗?”少年显得不解。

“那你这副样子是什么意思,挑战常规?”蛇带不屑地哼了一声,松开了手。

“喂,这不是苗木诚吗?……惹怒雾切响子大人身边的人可不好吧,她的威力还是不可小觑呢!”伪装成JK的妖怪小心提醒道。

 

“我管他是谁,现在我不爽了,不教训他怎么行!……怎么不说话,被我说中了吧?”

 

蛇带涨红的脸看起来洋洋得意,在他说话时,电车门早已关上,苗木本来就不擅长感知气息,再加上妖怪们围绕上来实在是看不见狛枝的影子了。

希望他能逃走吧,人类来这个地方还是太危险了……

 

“……按你这么说,我只是坐在电车上不下去,不接触人类,何必要做伪装呢?”苗木的声音温和又平静,没起到什么威慑力,反而激怒了蛇带。

脖子被蛇带紧紧掐住呼吸困难的时候,苗木想到应该限制蛇带这种妖怪喝酒,不然真是太难缠了。苗木的眼前开始发黑,身为鬼族虽然不会简单地死去,但还是感到莫大的痛苦。

在他几乎快要窒息而死时,蛇带突然松了手,苗木如获新生地喘着气,咳嗽着理清嗓子。周围传来惊呼,场面似乎有些混乱,他抬起眼睛看见蛇带惊恐地抓着自己的脸——他身上伪装的皮肤雪糕被太阳灼烧得化掉一样一团一团地融化掉了,白花花的脂肪和通红的血块落在地上,看起来倒是怪恶心的。现在露出原本的样子,蛇带总算是收敛了不少。

“区区妖怪而已,有什么嚣张的资本?”

电车门旁边传来狛枝不屑的声音,他手上拿着一枚用朱砂画着不明字体的黄色符咒,很显而易见他就是始作俑者了。

糟了,这下绝对会出大乱子的。

闭上眼睛,苗木有些郁闷地想着。

TBC.

说明:

*跟游戏《阴阳师》没有丝毫关联的脑洞,OOC比较明显,狛枝很白(从各种意义上)。

*鬼族可以作为阴阳师的式神,在被人驯服之前呈现的是一种非人的状态,就比如极白的皮肤和红色的眼睛。

*蛇带:蛇带,日本神话传说中的一种妖怪,它的外形宛若一条上好的腰带。对于普通的人类来说,无异于夺命摧魂的杀手。蛇带的两端各有一个头。

我又来作孽了……
我都不好意思说这是60分,因为实在太拖了。

后续请看

评论(9)
热度(91)
© 鹿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