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已出坑。

回到梦的起点去吧,手握着希望与爱意。

【狛苗‖幸运组】电车奇遇记(下)

平行世界paro。

阴阳师和鬼的故事。

OOC慎。

前篇请看

下.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完全在苗木意料之中。那个人类着实引起了不小的骚动,明明只想让他悄悄溜走,小事化了的,可事情完全脱离了自己的控制。

更糟糕的是,他不仅仅是一个人类,还是一个阴阳师。苗木顿时觉得欲哭无泪。

自己的母亲是一个温柔的鬼族,从小他就被教导不能伤害人类,更不要接近人类。而且她尤其告诫自己要远离阴阳师——因为他们都是蛮不讲理的野蛮人类,不管你是好是坏,只要你是妖怪之类的,就直接杀死你,根本不留情面。

但苗木实在不忍心看着一个可怜的人类被一群妖怪分食……虽说现在的情况是那个阴阳师在狂虐妖怪,但苗木还是很庆幸他对自己的不杀之恩的。

看这架势,这阴阳师还不是什么等闲之辈。他很厉害,但并没有对妖怪痛下杀手,看起来游刃有余,却让苗木感觉他在忌惮什么。

可能是想早点摆脱战局,他喃喃了几句,手上的符咒顿时燃烧起来,苍青色的火焰静静燃烧着,让周边的一切都静止了。

所有的妖怪都被冻结了时间,包括苗木也是无法动弹。看样子他是用了大型的静止法术,只要符咒被燃烧殆尽,一切又会恢复原状。

正寻思着阴阳师的下一步举动,苗木突然看见他朝自己走了过来。他把符咒叼在嘴中,扛起苗木就往下一节车厢跑。

苗木处于深深的惊愕之中,当然,那一节车厢里的妖怪也是目瞪口呆地看着苗木被狛枝给抗走了。

啊,好想死。苗木羞耻地想捂住脸,却发现手动不了,而且他感觉这样一来就会被怀疑和阴阳师是一伙的了。

我该如何与雾切交代啊?她要是知道这件事一定会禁足自己的。

苗木悔得肠子都青了,可惜一点作用也没有。阴阳师没有察觉到苗木的悲愤欲死,反而慢悠悠地跑着,一路上不知道接受了多少注目礼,但却相安无事。

他们从里世界的第一节车厢跑到了最后一节车厢时,阴阳师口中的符咒才燃尽了一半。那阴阳师把苗木放在地上,拍了拍他的头,饶有兴致地看着苗木恢复行动喜出望外的表情。

兴奋只是一时的事情,没过多久苗木又开始担心起自己的处境了。好在最后一节车厢里除了他俩谁都没有,苗木赶紧锁上连接两节车厢的门,靠在门上看着阴阳师。

“你早就知道吗?”看着他轻松的表情,苗木问。

“你指什么?如果是指知道这节车厢空空如也的话,那还真是抱歉啊,我只是随意瞎猜的……”

“那你可真是幸运,”苗木由衷地感叹,“不像我,总是不幸。”

“这只是不值一提的才能罢了……”阴阳师的脸色有些难看,似乎是想起了不好的回忆。

苗木很识趣的闭口不言,两人就这么陷入了沉默之中。

——————

其实是不幸才对吧,这个情形。

狛枝虽然逃出了初始的车厢,可现在倒是落入另外一副境地了。车厢里没有其他妖怪,这是好事,可惜因为是尾部的车厢所以没有紧急出口。车门紧闭着,窗外黑暗一片,像吸足了墨水的棉絮,看不清东西。

他估摸着法阵失效的时间,不出半分钟那群妖怪就会赶过来,就这么一扇脆弱的铁门抵挡不了多久。一路奔过来符咒全总在隐身上了,就剩一张空符不知能做些什么。

被自己救下的鬼安静地坐在自己的对面,脚伤已经复原了,他背过身看窗外的景象,看起来像在思考。

究竟为什么要救他?狛枝现在倒有些不明白了,是报答所谓的恩情,还是看见他那濒死求助的眼神呢?总而言之救都救了,如今他也回不去了,不如一起想办法逃出这里吧。

“喂。”狛枝开口想叫他,却不知道如何称呼为妙。想起刚才其中一只妖怪对他的称谓,“苗木诚”似乎就是他的本名。

“……苗木君,你有没有什么办法逃出去?”

苗木被狛枝的敬称给吓了一跳,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他:“没有。……车门都被封闭了,除非打破车窗……不不不,请当我没说!”

打破车窗?疯狂又愚蠢的举动,谁知道外面有什么其他的东西?可是现在也没有办法,与其被冲进来的妖怪吞吃殆尽,不如放手一搏算了。

毕竟,自己还是相当地幸运的。

这么想着,他走到了车窗边,贴上符咒,咬破了手指就开始画阵了。

苗木不自觉地口渴起来,他很快抑制住了对血液的渴望,快步离开狛枝的身边,透过通道门的玻璃看过去——一大群乌压压的妖怪向这里气势汹汹地闯过来了。

“还有多久?”

“……大概一分钟?阵法我有点记不清了,你不是鬼吗,挡住就好了?”狛枝轻描淡写地回答。

苗木叹了口气。

——————

狛枝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苗木正在看着自己。

那双赤红色的眼睛在阳光的照耀在显得有些通透,衣服湿淋淋的好像是从水里爬出来似的。

……阳光?

狛枝看了看周围,两人在桥边的浅滩里,周围的建筑就好像是身处江户时代。太阳才刚刚升起,暖融融的阳光照在身上驱散了寒冷。

“这里是……”

“所谓的冥界哦,”苗木拧了拧衣服的水,“和想象中不一样吧?”

狛枝揉了揉脑袋,先前惊险的一幕又回到了脑中。在千钧一发之刻他画好了法阵,可惜因为有几个地方不小心画错了,导致爆破的威力大大增幅,估计整一列车厢都被炸毁了。之后被气浪掀翻的自己跟着苗木一起掉出了车厢外面,正好落入了水里。

这真是幸运又不幸的一天啊!

“你的角……”

狛枝看见苗木的角上粘着一片树叶,就很理所当然地把它摘了下来。苗木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得不轻,他的脸瞬间红了起来,指着狛枝大声地说:“你,你摸了我的角?”

“……怎么了?”狛枝不解道。

“没,没什么……我们还是想想怎么样让你离开这个地方吧?毕竟这里是妖怪们的聚集地,被发现你就惨了!”苗木有些心虚地退开了几步。

他总不能告诉狛枝鬼被摸到角就是求婚的意思吧!

“啊,说起来,我还没有告诉你我的名字……我叫狛枝凪斗,请多指教?”

“……我是苗木诚,普普通通的鬼族而已。”

苗木有些尴尬地移开视线。

就这样,少年与鬼的故事展开了。

END?

————

终于写完了,感觉下半段画风有点不对劲?

感谢观看w

如果有可能会继续写关于这个设定的后续,不过现在我有新脑洞了,可能产不出。

评论(19)
热度(91)
© 鹿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