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已出坑。

回到梦的起点去吧,手握着希望与爱意。

【狛苗】A Lucky Day B篇

*狛苗不足的我,在看了芝士太太画的狛苗之后,斗胆写了这样一篇纯脑洞产物,大概就是狛苗二人在冬日里去游乐场约会(?)的事情。

*平行世界,在这个世界里,苗木在不牺牲任何一个人的情况下击败了江之岛盾子,成为了“超高校级的希望”。于是后续苗木等人重新回到了学校,继续学习。神座和日向是两个人。狛枝和苗木处于一种互相喜欢却又不说的阶段,别问我他们怎么好上的!

*可能会有OOC,第一人称双视角,傻白甜注意。

*最后要艾特芝士太太: @CHIZUKO✨ 


Part.B

出了车站我从老远就看见狛枝前辈站在人群中央,孤单的身影和单薄的衣着格外引人注目。看样子他应该在那里等了很久了,注意到他向我招手时,我已经开始加快脚步来到他身边了。

狛枝前辈还是一如既往地露出那副亲切的笑容,向我问道:“啊,苗木君。今天找我做什么呢?”

我面对他的提问,不禁回想起昨晚困她拜托我的事情。因为要和腐川同学外出买书,就没时间去游乐园玩了,但是她又不想把票浪费掉,所以只好拜托我代她去。在我问她为什么给我两张票时,她只是神秘地一笑,告诉我可以趁机约自己喜欢的人出去玩。

于是,不知怎么地,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狛枝前辈的脸。我的脸顿时热了起来,摆脱了困的打趣就想回到房间。

但是临行前困却对我说了一句“要是有我喜欢的东西可一定要帮我买啊”,顺便还附带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我怎么觉得动机不纯呢?

虽然昨晚约了狛枝前辈出来,但我却没好意思说是去做些什么,如今面对早已等待多时的他,我平复了一下紧张的心情,鼓起勇气对他说:“狛枝前辈,我们一起去游乐园吧!”

说完,我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扯了扯自己的围巾,向他露出了笑容。

狛枝前辈愣了一下,随即毫不掩饰自己欣喜地大笑起来:“啊哈,那还真是,不可思议啊!像苗木君这样充满希望的人居然会向垃圾一般的我提出邀请,我还真是走运呢!”

狛枝前辈看起来似乎很高兴的样子,不过他那贬低自己的语气不由得让我脱口而出:“狛枝前辈才不是垃圾那样子的人啊,而且也不是关乎运气什么的,只是因为狛枝前辈对于我而言是重要的人……”

糟糕!说漏嘴了!我赶紧闭上嘴防止露馅,毕竟狛枝前辈也只是因为希望而亲近我的,如果没有“希望”这个头衔,狛枝前辈应该不会和我有过多交集吧。

敏锐如狛枝前辈,他很聪明地捕捉到了我语言中的疑点,不过在发现追问得不到确切的答案后倒也识趣地放弃了。

为了转移话题,我很担忧地询问了狛枝前辈的穿着是否合适,因为在这样的冬日里,穿得单薄肯定会感冒的。我记得听说上次狛枝前辈感冒后在去医院的路上不知怎么的遭遇了车祸,索性只是司机受了轻伤,他本人没什么大碍。

“超高校级的的幸运”真是一个幸运又不幸运的能力啊。我突然开始庆幸起来自己的幸运不是那么特别。

结果在关切问候之后得到的却是狛枝前辈自暴自弃的回答,这让我十分心塞。和狛枝前辈相处了这么久,我最无法理解的就是他总是贬低自己,明明大家都是希望之峰的学生,都是在同一片蓝天下呼吸的人类,只不过是才能的区别而已(况且我的幸运和他的幸运简直不是一个等级的),为什么要这么看待自己呢?


我叹了一口气,解下自己的围巾,跟他交换了围巾。狛枝前辈的身材跟我还是有显著差别的,至少能把围巾借给他让他暖和些吧。

在我给他系围巾的时候,我和他的距离变得非常近,我的目光对上他的目光相撞在一起,我却不由自主的脸红了。狛枝前辈静静地看着我,暗绿色的眼睛就像是深深的潭水,跌进去却难以爬出来。

也许是我的围巾较为温暖的缘故,狛枝前辈苍白的脸颊上染上了淡淡的红色,他把脸深深埋进围巾里,脸色看起来非常舒畅。

我看着他开心的样子,也没来由地感到开心。我笑了笑,着手开始整理自己脖子上的围巾。狛枝前辈的围巾是略有些粗糙的棉麻质地,跟我针织的毛绒围巾比起来,还是略有些残存的温度的。

在我思考是针织围巾好还是棉麻围巾好时,我突然被拥入了一个怀抱。没错,是狛枝前辈抱住了我。我感觉在那一刹那,周遭所有的一切就像照相机按下快门,都定格住了。我所能听到的就是心跳“扑通”“扑通”跳跃的声音,还有就是狛枝前辈在我耳边喃喃自语似的轻柔的话语:

“很温暖哦,苗木君。十分感谢,我很少被人这么关心啊。”

我愣住了并点了点头,手足无措地被他抱了很久才回过神来。两个男生在街上互相拥抱着的场面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实在是显得有些突出,我小声地提醒他放开我,狛枝前辈像是如梦初醒般赶紧放开了我。

我羞耻得说不出话来,闷闷地把脸埋在围巾里,狛枝前辈的气息若有若无地在我鼻尖晃悠着,我更加感到无所适从。刚才自己心动得像个少女,真是太丢脸了。我只希望狛枝君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如果被他知晓我的这份心意,他又会如何看待我呢?

我低着头胡思乱想着,悄悄抬眼偷瞟狛枝前辈。

正好我们对上了视线。

我眨了眨眼睛,他也眨了眨眼睛。我看见他轻咳了一声,把头偏向一边,头发间露出的耳朵泛起了淡淡的红色,看起来应该是被冻到了。

早知道应该让狛枝前辈君带上耳罩的,我有些后悔没有提醒他了。

“我们走吧,苗木君。不过,去游乐园的途中要注意安全哦!”

狛枝前辈牵起了我的手,在又一次错愕中,牵着我往前走去。冰冷的触感顺着相连的手掌传递过来,我有些慌乱,但没有甩开他的手。心里莫名开心起来,我把脸往围巾里埋得更深了。

今天,应该是幸运的一天吧。我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END.

——————

甜到没朋友(噗

狛枝视角

评论(5)
热度(50)
© 鹿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