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已出坑。

回到梦的起点去吧,手握着希望与爱意。

【狛苗】Shackles

吸血鬼狛枝x牧师苗木
微神苗(不打tag),日向和神座是两个人。
OOC,语言粗俗。

——————

  苗木诚曾经很害怕吸血鬼。他们有着尖锐的獠牙,惨白如纸的皮肤,鲜红的眼睛就和他们从人类身上吸食的血液一样可怖。
  小时候父母为了不让苗木在外面贪玩,便告知他如果不早点回家,夜色将至的时候吸血鬼就会把他抓走把血吸干。因为父母讲述的实在过于生动,上初中之前他甚至都没有哪一天晚上是在外逗留的。
  后面随着心智的成熟,苗木才放下心来把吸血鬼当作是出现在童话故事里面虚假的人物。可他心里总是隐隐地相信他们是真实存在的,为此他的妹妹苗木困时不时拿这个来说笑。
  可是这个世界上难以预测的事情太多了,你可能认为这辈子都不可能中奖了,结果出门时捡到一张彩票中了大奖的事情也是会发生的。
  上一秒苗木还在和家人在晚餐桌上讨论着周末外出郊游的事情,下一秒整间屋子就陷入了黑暗。不,不仅仅是他们家而已,整个社区都处于一种停电的状态。
  「诶,停电了吗?」对话戛然而止,困有些遗憾地放下筷子。
  「恩,我去找找蜡烛。」母亲在黑暗中摸索着餐桌旁的柜子,从里面翻出蜡烛点燃。
  小小的橘红色的火焰照亮了餐桌周围,温馨的感觉笼罩住了他们。
  「这样子还别有情调呢!」父亲笑了。
  他们又准备继续讨论,突然门外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叫,那声音活像一个可怜的女人被套住麻袋被人拿球棒狠狠殴打发出的声音。
  所以他们很自然地顺着窗外看过去,街道对面的房子前倒着一个女人,她手机攥着的手电筒滚落在了地上,光柱正好投射在他们家的窗上。那个女人身上骑着一个身体扭曲的怪人,他俯身在女人的脖颈间啃咬,不断有鲜血喷溅在他惨白的侧脸上。
  苗木的父母拉上了窗帘,沉默不语。苗木听见母亲喃喃着「上帝保佑」,父亲蹙着眉头在柜子里翻找着什么。
  「那个怪物,是什么啊……」困的声音有些颤抖,她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
  苗木看见父亲拿出了一把手枪,正在上弹夹,他的表情格外严肃,苗木从未见到过父亲露出如此表情。
  他把手枪放在了苗木的掌心里:「保护好你们自己,答应我。」
  「可是你们……」
  「我们可以保护好自己,你只要保护好困就可以了,你能做到吧?」
  苗木点了点头。
  母亲局促不安地吻了吻苗木和困的额头:「别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拉着犹豫不决的困,苗木跑上了楼梯。

——————

  楼下传来的枪声和惨叫让苗木捂住了困的耳朵,苗木知道过不了多久那些怪物就会找上门来,靠在他身边的困发着抖,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困,藏到床底下去。」苗木对着困说道。
  「可是哥哥你……」
  「我没事的,」苗木摸了摸困的头,「我很幸运,而且还有枪,肯定不会有事的!」
  话虽这么说,苗木心里却很没底。他其实害怕得很,小腿很没骨气地软了起来。射击什么的已经很久没有试过了,他甚至担心起自己能不能打开保险栓。
  深呼吸过后,他把一直戴在脖子上的项链取了下来,重新戴到了困的脖子上。那是一条银制的项链,上面挂着一个小小的十字架,上面镶着一块祖母绿的宝石——这是苗木幼年时在教堂附近玩耍时一位年老和蔼的神父送给他的。之前困就嚷嚷着想要这条项链,现在到手了反而陷入了恍惚。
  苗木听见重重踩在楼梯上的脚步声,赶紧半推半就地把困塞在了床底下,叮嘱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许出来。
  然后苗木用发颤的手指尝试打开保险栓,「咔哒」的一声响后,正常地打开了。怪物已经开始撞门,脆弱的木门不堪重击,很快就会破掉。苗木躲在门的旁边,让衣柜挡住自己,举起手枪瞄准门,准备扣下扳机。
  「砰——」
  门撞碎的同时苗木也扣下了扳机,子弹正好击穿了怪物的右眼,后座力让苗木的手有些发麻。可是这并没有什么作用,怪物向苗木冲了过来,无视苗木对他胡乱地开枪,把苗木按到在地,手里的枪也脱手而出掉在了离自己很远的地方。
  窗外的月光特别皎洁,隔着这么近的距离,苗木总算看清了怪物的样貌。就跟自己在绘本里看到的吸血鬼别无二样,他的手掐住苗木的脖子不让他动弹,张开了嘴俯下身准备用他尖利的牙齿扎破苗木毫无防备的脖颈。
  苗木不断挣扎着,无奈体质上的差别让他反抗不了,他转头看向躲在床底的困。她正捂住嘴看着自家的哥哥即将被吸血鬼吸食光血液,一副想出来跟吸血鬼拼命的架势。
  苗木用眼神示意困不许出来,看着越来越靠近自己脖颈的嘴,近乎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再见了,困。」

——————
  
  没有想象中的剧痛,随着几声枪响,世界又归于了平静,按住自己的吸血鬼手一松倒在了他身上,压得他动弹不得。
  然后身上的重物突然被什么人踢开了,苗木睁开眼睛抬头看向那人,一个穿着黑色常服的神父正面目表情地看着自己,他正在把银制的勃朗宁手枪塞回腰间斜挂着的枪套里。
  被那双红色的眼睛盯着不舒服,苗木想先爬起来看看困的情况,没办法腿脚发软得厉害,劫后余生的庆幸让他浑身脱力,他只能坐在地上,小心地观察着周遭。
  收拾整齐的房间早已是一片狼藉,吸血鬼的尸体扭曲地倒在地板上,他太阳穴有弹孔的痕迹,一个同样穿着常服的深褐色头发的年轻男子正在小心翼翼地把硬木椎钉入那个暂时失去行动力的吸血鬼的心脏里。
  只有两个人,看样子是教会的人因为碰巧路过此地救了他和困一命。总而言之,暂时是安全了。苗木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
  困被那个褐发男子从床底拉了出来,她清秀的脸蛋上早已布满了泪痕,她看见苗木就哭着向他扑了过去。苗木感受到怀里的困还是非常恐惧,眼泪不停地流着,双手紧紧地抓住了苗木的衣服,不让他离开。
  「没事了,没事了……」苗木轻轻拍着困的后背,抱住了她。
  「可,可是……爸爸和妈妈他们……」
  「如果你是指倒在楼下的那对男女的尸体的话,很抱歉,他们已经死了。」褐发青年有些难过地回答。
  「谢谢……不管怎么样,还有我在呢。」苗木强打精神,对困露出了笑容。
  黑色长发的神父看见困胸前挂着的项链,若有所思地瞟了苗木一眼。毫无波澜的眼底闪过了什么,他突然抓起了苗木的手臂。
  苗木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神父嗅了嗅手臂上跟吸血鬼搏斗时划破的伤口,手臂又被放了下来。
  「你必须得跟我走。」神父淡淡地开口了。
  「虽然很感谢你们的救命之恩……请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苗木有些疑惑,抓紧了牵着困的手。
  「喂,神座,你突然之间对他说些什么呢!这样子会吓到他们的啊!」深褐色头发的年轻男子对神座喊道。
  「不能让他落入吸血鬼的手中。」神父简洁明了地解释道。
  苗木莫名有些害怕起来,他搂住想开口说话却又不敢的困,稍微往后挪了挪。
  「哥哥……」困抓紧了他的手臂。
  「呃,突然想起来还没做自我介绍,我的名字叫作日向创,是隔壁镇子教会的牧师……你的名字呢?」像是想要获得信任,褐发青年靠近了苗木,对他伸出手。
  苗木轻轻地回握了一下:「……苗木诚。」
  「好的,苗木诚君,虽然很抱歉,但能否听他的话跟着我们回到教会呢?」
  「我会保护好你妹妹。」神座似乎是担心苗木不放心,提了一句。
  「……为什么是我?」
  「你应该清楚,为什么会得到那条项链?」神座少有的话多起来。
  苗木揉了揉脑袋,在自己的记忆里,出现过断片,他只记得那位老神父给了自己这条项链,却没有任何印象他对自己说过些什么。
  『你的血……』
  脑海里突然闪过了什么,那位老神父对自己说过……
  「怎么样,有决定了吗?」日向的话打断了苗木的回忆。
  苗木垂下眼睛思考了片刻,看着受惊的困,做出了决定:
  「我可以跟你们回去,但是我有两个请求。」
  「只要是我们能够做到的,但说无妨。」日向倒是很爽快,没注意到神座冷漠地看了他一眼。
  「第一,请让困过上正常人的生活;第二,请告诉我这么做的原因。」
  苗木看见神座点了点头,蹲下身在苗木的耳畔低声说了什么,得到了苗木惊讶的表情。
  于是,苗木有了为数不多的不能与他人提起的秘密。
  「你怎么从来就没告诉过我什么秘密呢……」
  苗木听见日向不满地埋怨起来。

——————

  对于今天的扮相,狛枝凪斗非常地满意。
  教堂门口负责接待信徒的牧师是一个恋童癖,所以狛枝稍微施展了一点儿法术让自己变成了穿着深绿色洋装的小女孩。经过牧师的时候,狛枝还特意甩了甩用绿色绸带高高扎起的粉白色双马尾,打着卷的发梢扫过牧师被黑色常服覆盖的大腿,让牧师兴奋地颤抖。所以也就没有拿手里的十字架对着自己,这样狛枝很庆幸。
  这个该死的萝莉控肯定硬了,狛枝鄙夷地想着,对牧师露出了他自己都不忍直视的甜美笑容,然后非常优雅地走了进去。
  伪装很成功,狛枝终于如愿以偿地进入了教堂,在后排长椅的空位置坐了下来。今天负责祷告的神父不是他讨厌的那个黑色长发红色眼睛一副性冷淡样子的神父,这让他很高兴。
  好像是因为隔壁镇子遭受了吸血鬼的袭击,所以神座就去驱魔了,这一去大概有一年左右了。在同情隔壁镇子居民的遭遇的同时,狛枝又开始厌恶起吸血鬼来。
  虽说如果不是吸血鬼的袭击,他根本就不可能会进来教堂里面安安稳稳地坐着祈祷,在门口就会被日向毫不留情地踢开(天知道他是怎么看出自己的伪装的)。但他就是讨厌吸血鬼,因为把他从人类变成吸血鬼的那个可恶的女人就是吸血鬼。
  真是太他妈恶心了,狛枝忍不住在心里说了个粗口。这几百年都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吸血鬼猎人协会和教会一直致力于把吸血鬼赶尽杀绝。躲过了追杀又被肚子饿的痛苦困扰,狛枝是个体质特殊的吸血鬼,只有和别人做爱的时候吸血才能填饱肚子。好在他一般很少肚子饿,只有遭受纯银子弹和圣水的洗礼后才会饿得前胸贴后背。
  变成吸血鬼前他就十分喜欢教堂,圣洁美好的地方总是充满希望,让他心生向往。每到礼拜日,他就会来到这个教堂聆听祷告。
  这个教堂是他最喜欢的一个了,不管是哥特式的建筑风格还是里面的神职人员,和其他的教堂比起来都好得太多了,至少这里的神父不会随意对自己开枪。虽说后面知道不开枪的理由是因为神座觉得无聊,但狛枝还是很乐意呆在这里。
  如果不是因为变成了吸血鬼,自己肯定可以和以前一样堂堂正正地坐进来祈祷,接受圣水的洗礼,甚至还可以握神父的手呢!只可惜自己不可能变回人类了。
  上帝啊,请指引我找到希望吧!
  狛枝交叉着十指低着头虔诚地祈祷着。

——————

  出了教堂,来到街区,狛枝找了个小巷子变回了原来的样貌。
  吸血鬼的能力平心而论还是挺好用的,可以变换样貌,也可以诱惑他人服从自己。但被阳光照射到皮肤还是会像火烧一样疼,而且十字架圣水什么的简直是天敌啊。
  现在是日落黄昏之时,阳光没那么猛烈,狛枝又想去教堂看看了。狛枝对于美好事物有着深深的执念,它们总是能让狛枝这颗落魄不堪的心感受到由衷的希望。比起在肮脏阴暗的街道旁像个破落不堪的流浪汉蹲在那儿直到夜深,还不如在教堂前的草坪上坐着静静看着鸽子飞走。
  所以狛枝就那么做了,只是没敢明目张胆地坐在草坪中央,因为他看见了熟悉的人——性冷淡神父和坏脾气牧师。他们俩刚刚从教堂里走出来,看起来才回来不久,正在和门口的那个恋童癖牧师交谈着什么。
  「真希望他们永远也别回来……」看样子明天开始教堂附近又要放置若干十字架了。
  于是狛枝藏在了树的后面,在树荫下躲避着斜射在草坪上的夕阳。他偷偷地探出头,看着最后一队白鸽从画着圣母的彩绘玻璃飞到教堂哥特式的尖顶上,最后消失在云端,寻思着是时候该回到他的容身之处了。
  「请问有什么我可以帮到你的吗?」
  身后突然响起的清澈声音让狛枝吓了一跳,他回头看见一个穿着黑色常服的棕发少年正在关切的看着自己。他看起来大概十七、八岁的样子,狛枝觉得他肯定不超过二十岁。他的长相不算突出,但很清秀,棕绿色的眼睛在和狛枝说话的时候很认真地注视着对方。
  「呃,没什么,谢谢。」
  狛枝不想和他过多纠缠,再说他也没什么需要被帮助的。眼前的少年他从未见过,狛枝看到他胸前挂着的银制十字架项链时下意识地想往后退。
  说不定是一个超厉害的神父呢?想当初他就因为太小看神座而吃了不少苦头。
  「我的名字是苗木诚,是教会新来的牧师。」少年非常礼貌地向狛枝伸出了手。
  「我叫狛枝凪……狛枝。」看着苗木不掺一丝杂质的棕绿色眼睛,狛枝差点把自己的全名说了出来。
  这个牧师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啊,狛枝苦恼地想。
  狛枝看了看苗木向自己伸出的手,踌躇了一会儿还是回握了。结果一转头就看见神座强烈的视线远远地射了过来,刺得狛枝赶紧缩回了手。
  「狛枝先生看起来对教堂很感兴趣呢,为什么不进去坐坐呢?」
  「像我这种卑贱的人,有什么资格坐在教堂里面聆听主的教诲呢?」而且也不一定让我进去啊。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你不能进入,但有什么困难的话可以问我,我会尽力帮助你的。」苗木温和的话语让狛枝万分感动。
  不过狛枝还是想先走了,毕竟他眼角的余光已经不止一次看到神座的手指摩挲腰间的枪套了。
  被浸泡过圣水的银子弹打上一枪,嗯,那可真是爽歪歪啊!当然是从各种意义上。
  「……我饿了,有什么吃的吗?」狛枝很老实地问苗木。
  他打算在拿到食物之后道谢走人,这样就可以免去一顿皮肉之苦和失血的折磨了。
  苗木从脚边放着的篮子里拿出了一枚色泽光滑的红苹果,抬着头对低头看自己的狛枝递了过去。
  「希望你能满意。」苗木轻轻地笑了。
  狛枝看着苗木的笑容,有些失神。
  还是被银子弹打成筛子好了,他懊恼地开始傻笑起来,天使站在自己面前,就算是恶魔也抵挡不住那份纯真的美好啊。

END.

——————
可以公布的情报:

*吸血鬼害怕银制的物品和十字架,圣水和阳光非常致命。
*吸血鬼有特殊的能力。
*吸血鬼并不是要一直摄取血液的。
*人类被吸血鬼吸食血液不会同化。

*神父负责的工作很多,驱魔就是其中一项。
*牧师是相当于奶妈的存在。
*教会的水很深。

写的非常奇怪,还请见谅。
感谢汤姆与我讨论剧情,e太太帮我修改bug。
还有,各位爸爸,我又想开新坑了……

顺便一提,此篇无后续。

评论(17)
热度(141)
© 鹿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