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已出坑。

回到梦的起点去吧,手握着希望与爱意。

【狛苗】说谎者的悲剧01

【狛苗】虚伪•说谎者的悲剧01

现代背景,OOC注意。

 

01

狛枝凪斗打量着吧台墙壁上方挂着的西洋钟。

这座西洋钟和普通的小酒吧完全不搭调,精美的钟体底部覆盖着雕花鎏金的图案,周边镶有细细碎碎的各色宝石。钟盘是常见的花体罗马数字,小小的钟摆是半镂空的长箭头。

在酒保把调好的不加冰白俄罗斯递给狛枝的时候,西洋钟发出了十一次报时声,“当当”的钟响没有响彻整个酒吧,因为周边的环境实在是太嘈杂了。

狛枝再次打开手机察看,没有短信,也没有电话。他下午发给苗木的短信没有显示「已读」,看起来苗木已经一天都没有碰过手机了。

狛枝突然有些担心起来,他想给苗木打个电话,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犹豫了一会儿以后,他决定放弃。

苗木虽然是一个大学生,但也是成年人,狛枝相信苗木可以照顾好他自己。另一方面,他不允许自己在毫无防备的环境下暴露出自己的动摇。

他深吸了一口气,端起白俄罗斯一饮而尽。没有冰块使得奶油和咖啡糖浆粘腻地混在一起,随着伏特加顺喉咙而下,心情也畅快多了。

“再来一杯加冰的黑俄罗斯。”狛枝对着酒保说道,把手机放在了吧台上。

他看了看西洋钟,现在已经快十一点半了。他正想转身往门口瞧瞧,突然他感受到有人坐在了右边的位置。

“左右田君,你来晚了,”狛枝对酒保招了招手,“请来一瓶可乐。”

“多谢……今天出了件大事情,所以耽搁了。”左右田和一点上一支烟,发现狛枝毫不掩饰的好奇眼神,缓缓开口道:“看起来你似乎对这件事情挺感兴趣的,鹿也茂子的事情被放在第二位了?”

“谁知道呢。鹿也茂子的事情虽说重要,但我偶尔也想听听你的烦恼啊左右田君,反正也是迟早会见报的事情不是嘛?”狛枝狡黠地笑着,把开好瓶盖的冰镇可乐推给一脸无奈的左右田。

“你是怎么知道的?”左右田接过酒保递来的烟灰缸,抖了抖烟灰。

“如果是机密只需要说‘路上有事耽搁’就可以了,何必说的这么清楚?啊,顺便一提‘迟早会见报’这种事情纯属猜测,说中的话那运气也真好呢!”

“那你运气还真是见鬼的好!你就不能看作是朋友之间的倾诉吗?”

“左右田君真会开玩笑,有谁会跟我这种人做朋友啊?”狛枝微笑着端起酒杯。

“……真是今人讨厌至极的家伙,说不定都不会有人喜欢你吧?一定没有!”左右田气愤地按灭了烟头,喝光了可乐。

“那我不就和左右田君一样悲惨了吗?说起来,索尼娅小姐最近好像和田中君相处得很密切呢!”狛枝故作轻松地说道,对左右田气急败坏的反应很是满意。

“你!这!家!伙!快点给我滚!!!!!”左右田咬牙切齿地发出怒吼,如果不是怕引起骚动他现在绝对把狛枝狠揍一顿。前提是,他打得过狛枝。

“消消气啊,左右田君,”狛枝小心地躲闪过左右田挥过来的拳头,“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勉强你,请把鹿也茂子的资料交给我吧。”

左右田很不爽地把他进门起就一直护得严严实实的挎包给打开,从里面拿出一沓厚厚的资料拍在吧台上。这沓资料并没有装订,甚至都没有用袋子装起来。要不是狛枝眼疾手快,最上面的纸张绝对会四散开来飞得到处都是。

左右田又要了一瓶冰镇可乐,狛枝拿酒杯压住最上面不让纸张被头顶的复古吊扇吹得七零八落。然后左右田就看见狛枝随意地抽出了其中一张纸,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喂喂,这种东西在这种场所看真的合适吗?”

“随便把重要情报放在这儿的左右田君也没资格跟我说这种话吧。”狛枝没有理会左右田的吐槽。

左右田被逼得哑口无言,只能再点上一支烟解闷。

“……今天那件大事情,如果可以的话想请你帮我分析一下。”沉默了许久,左右田踌躇地开口道。

狛枝抬眼看他,示意他接着往下说。

“你知道舞园沙耶香吗?就是那个非常有名的国民偶像。”

“清楚。她当初被杀死的事情可是闹得满城风雨,想不知道都难。你的意思是凶手找到了吗?”

“是的。就在我来之前,一个局子里的朋友告诉我杀害舞园沙耶香的凶手被抓获了。”

“哦,凶手是谁?”

“桑田怜恩。”

在左右田轻轻吐出这个名字的时候,狛枝禁不住愣了一下。他觉得这个名字很耳熟,在大脑里仔细搜索了一下后突然感到一阵头皮发麻。

这个人是苗木的大学同学。他们俩的关系似乎还不错,狛枝偶尔能从饭桌上听见这个名字。在这里从左右田口中出现性质就不一般了,狛枝没办法不把苗木的失联和桑田怜恩联系在一起。

狛枝的心情难以平复,说实话他现在就想马上回家看看苗木到底在不在。没过几秒他意识到了自己的慌乱,于是赶紧呡了一口酒。左右田发现狛枝短暂的失神,他有些好笑地问:“怎么了,担心起你的小情人了吗?”

“这不关你的事。”狛枝冷漠地回答。

“你可别对我的账户下手,那可是我给索尼娅小姐的聘礼……咳咳咳,那我接着说——听说他被人盯着好久了,局里上层派人一直潜伏在他身边搜集证据。我来之前就被抓进局子里了,我看这会儿应该在审讯室里吃猪排饭①呢。”

“所以呢,这与你有什么关系?”

“那个桑田怜恩似乎很喜欢舞园沙耶香的样子,可是却对她痛下杀手。所以我就在想啊,索尼娅小姐身边会不会也有……呃,实际上我就是对田中这家伙感到万分怀疑,好端端地怎么就和索尼娅小姐这么要好啊?”左右田表示非常不理解。

“只不过是拍戏认识的而已吧,左右田君你未免想的过多了。”狛枝静静地喝了口酒。

“可是我就是担心啊!你说万一索尼娅小姐出了什么差错,那我可要后悔一辈子了!”左右田悲痛地捂住了脸。

“恕我直言,左右田君与索尼娅小姐没有任何关系,那么即使索尼娅小姐出了事故也不是左右田君的责任……”

“我和索尼娅小姐没有任何关系……”

“况且左右田君还没有清楚我的身份吗?我只不过是个臭名昭著的诈骗犯,并不是神通广大的侦探呀。”狛枝非常谦虚地行了一礼。

“我可没见过哪个被国际刑警组织通缉的诈骗犯还这么大摇大摆地在城市里的各个角落溜达,”左右田拿食指的关节敲了敲桌面上的资料,“甚至还想着敲诈掌握着国民命脉的集团的大小姐,你真把自己当成猫了吗?”

狛枝俏皮地吹了一个口哨表示赞同:

“虽然我没有九条命,但我很幸运嘛。”

“先不说这个,”狛枝转向酒保,指了指堆在吧台上的资料,“可以给我随便找一个袋子吗?最好是结实点的。还有,我想跟你们老板聊个天,不知道你们老板有空否?”

狛枝摆出了让酒保无法拒绝的困扰表情,在酒保眼里他完全就是一个需要帮助的老实人。但左右田却看见他黑色的瞳孔注视着头顶的西洋钟。在灯光的照射下,那座小小的西洋钟发出了璀璨的光辉,看起来就像被光芒笼罩住了。

“你这家伙,真是没救了……”

左右田痛苦地皱了皱眉头。

 

TBC.

 

①:在日本刑事剧当中,经常会看到在询问犯人的时候警察会请犯人吃炸猪排饭。“如果真的进了监狱的话那么很可能会吃不到吧?”警察这样说着,然后用自己的私房钱给犯人叫一碗炸猪排饭。然后犯人就被感动了,边哭边吃,边说着:“是我干的是我干的。”但现实中这么做是违反法律的,此处为左右田的调侃。

左右田是贯穿全文的重要角色。

顺便一提本文由亲身经历改编,苗木下章出场。

干他娘的我怎么这么多错字……【没脸做人】

评论(12)
热度(58)
© 鹿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