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已出坑。

回到梦的起点去吧,手握着希望与爱意。

【云亮】一条巧克力引发的惨剧05

雷点见01

上一篇

05

诸葛亮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白色的房间里,天花板上日光灯长条的灯管正发着光。一接触到光线,诸葛亮的眼前就出现了光晕,眼睛也跟着刺痛起来。于是他赶紧闭上眼睛,慢慢地熟悉了一会儿周围的亮度,才开始观察所处的环境。

可没看多久,诸葛亮就头疼起来。脑袋又晕又胀的感觉让他感觉自己就像拳击用的沙袋,不但被人倒吊起来,还时不时重击几下以泄愤恨。

他大概知道自己是在医疗场所,因为深蓝色的医用屏风把整个床都围了起来。从房间的顶端来看,这张床就跟漂泊在茫茫大海中的小船似的。

附近有小声交谈的声音,闲言细语透过医用屏风钻进耳朵里听得不太真切。他想坐起来,无奈没力气,只好象征性地咳嗽几声,希望外面的人注意到自己已经醒来。

随着一阵轮轴滚动的声音传来,他看见赵云推开医用屏风走到了自己床边。现在诸葛亮可以看见自己斜对面的一排排的玻璃药柜和侧墙上贴着的视力检查表,他初步判断自己是在校医室。

赵云拉了张椅子坐下,凑到诸葛亮面前,帮他把头上的退烧贴给轻轻撕了下来。

“我发烧了。”诸葛亮说,他的嗓音有些沙哑。

“嗯。”

“是你送我来的。”

“嗯。”

诸葛亮早就猜到了自己会生病,不过他以为自己只是小感冒而已,没想到会这么严重。他正想开口问赵云细节,突然听见外面有人对赵云说了一句:“赵云,帮他测测体温。”

赵云答应了一声,从床头的抽屉里拿出一支体温计,准备掀开诸葛亮的被子时,迟疑了一下:“你应该可以自己测吧?”

“当然。”

诸葛亮慢吞吞地坐起来,把体温计塞进腋下夹住。天气还冷,因为还穿着昨晚睡觉时穿的睡衣,所以他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赵云见状,赶紧把搭在床头的厚外套披在了他的身上。诸葛亮注意到那是自己的衣服,于是用打量的眼光看了赵云一圈。

“你怎么知道我发烧的?”

“担心你会生病,”赵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诸葛亮学长,其实我昨晚应该送你回去的。”

“又不是男朋友送女朋友回家,有什么应该不应该的?”诸葛亮忍不住笑了起来,赵云被他这么打趣,只好装作没听见。

外面传来突然不满的声音:“里面的,不要打情骂俏。体温测好就告诉我一声,别磨磨唧唧的。”

“那是医务室的扁鹊老师。”赵云解释道。

诸葛亮问:“我怎么感觉全校都知道我们在一起了?虽然这事是假的。”

“我也有种感觉,”赵云思忖道,“中午过后扁鹊老师对我的态度一直很奇怪。”

诸葛亮沉默不语,像是在思考着什么。等了约五分钟,他才把体温计拿出来。诸葛亮转动着温度计,让自己看清红线所到的刻度。

“三十六度七。”诸葛亮看见赵云向他伸出手,于是把温度计递给赵云,“你不相信我?”

“烧到四十度还说自己没事的人没办法信任。”

“我怎么不知道?”

诸葛亮高烧时的记忆比较支离破碎,他只能记得一星半点,大部分都处于空白。

赵云突然想捉弄诸葛亮,便笑着说:“你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我猜你不会想知道的。”

诸葛亮皱了皱眉,命令他:“给我说。”。

“真的吗?比如,烧糊涂的时候,你还跟我闹别扭,因为我不肯抱你去医务室……”赵云还没说完,诸葛亮就朝他脸上狠狠地砸了个枕头过去,赵云只好住了嘴。

“……所以你最后怎么把我送过来的?”

赵云默默地把枕头给放回床上,“公主抱。”

诸葛亮脑补了一下画面,感觉实在无法直视。他一个一米八几的人被一个差不多高的男生抱着在学校奔走……这画面很美,他选择拒绝。

“我就一个问题,我的室友看见这一幕了吗?”

“你指哪一幕?”赵云认真地问。

“全部!”诸葛亮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吐出这两个字,他在心里祈祷千万不要被看见,否则他的一世英名就毁于一旦了——虽说自己在他们眼里估计一直都没什么形象。

“有。”

“果不其然。”

诸葛亮无力地垂下头,结果又听见赵云在补刀:“不仅如此,他们还拍照、录像和录音……”

“够了!别说了……”

诸葛亮痛苦万分地从赵云那里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他一时有点难以接受,想到这件事可能会成为这一个学期的笑柄,索性钻进被窝里蜷成一团,想要暂时逃避现实。

赵云没去管诸葛亮这一颇显幼稚的举动,他离开诸葛亮的身边,走到门口的桌子那里,对正在做记录的扁鹊报告了诸葛亮目前的体温。

“扁鹊老师,他的体温确实是三十六度七。”

戴着口罩的扁鹊推了推眼镜,草草地在医疗记录上写了些什么,然后就让赵云把诸葛亮给带走。

“退烧了就赶紧离开,别在我这里占床位,”扁鹊起身走向药柜,“等会儿离开的时候来我桌上拿药。”

赵云应了一声,又回到诸葛亮床边。诸葛亮已经从被窝里爬出来,他看见赵云,颇为不满地说:“反正平时又没人躺,这么小气活该单身。”

“喂,我听得见。”扁鹊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太冷了,我不想起。”

赵云看见诸葛亮又把自己的头给蒙进了被子里,正愁没法子,看到桌面上自己的手机,想起诸葛亮的手机还在自己这里。他还记得刘备曾跟他说过诸葛亮是一个网瘾少年,于是心平气和地对着藏在被子里的诸葛亮说道:“你起床我就把手机还给你。”

“别以为我不知道,手机一格电都没有。”

诸葛亮昨晚忘记给手机充电,现在手机有电那还真是见了鬼了。

“没关系,我有充电宝。”

赵云得意地笑了,因为话音刚落,他就看见诸葛亮把脸从被子里露了出来。

“算你厉害。”

“喏,你的舍友给你拿衣服过来了。”

赵云很贴心地把一个纸袋提到诸葛亮面前,诸葛亮打开纸袋,发现里面一套配备齐全的校服,他感到很无语。

“是不是一个头顶有撮绿毛的男生送来的?”

“嗯。”

诸葛亮就知道,能送来这种衣服的除了爱岗敬业的狄仁杰没有别人了。看着尺码竟然还是自己的,诸葛亮都不知道狄仁杰从哪翻出来的。

讲道理,校服买回来就是压箱底的,有谁没事干在大学穿着校服到处乱逛?虽然校服很贴心地配备了加棉大衣,但是他连大一的时候都没穿过,眼看都快毕业了还穿个什么啊。

诸葛亮再怎么嫌弃,也无能为力,他总不能穿着睡衣出去。二月份的天气还没回春,再像昨晚这么浪肯定还会生病的。

诸葛亮麻利地把睡衣给脱了下来,在赵云一本正经地注视下不情不愿地换上了校服。在把睡衣塞进纸袋的时候,诸葛亮有些不悦地问赵云:“你看着我干吗?”

“我觉得你好像缺乏锻炼,你看你都没什么肌肉,”赵云说,“这样很容易生病的。”

“我乐意。”

诸葛亮拉上校服大衣的拉链,大步流星地走向扁鹊所在的位置,二话没说就拿着药就想离开这个地方。

“我有让你们这么快离开吗?”扁鹊冷冷的声音让两人停下了脚步,“赵云你先走,诸葛亮留下。”赵云朝诸葛亮投以不解的眼神,诸葛亮摇了摇头,让他先出去,赵云照办了。

赵云走后,诸葛亮很自然地就拉了一张椅子,坐在扁鹊的对面。

“哦?不知扁鹊老师找我,有什么事?”

扁鹊抬头看了诸葛亮一眼,在本子上写了几句话,清了清嗓子语重心长地说:“诸葛亮,我知道你们小年轻难免不会擦枪走火,下次记得处理干净点。要是再难受,我可不会帮你治。”

“哈?”

诸葛亮表示“你在逗我吗”,按扁鹊这意思,是赵云把自己给上了?!开什么玩笑,他和赵云连手都未拉过,更别提亲嘴上床了。

“你这副表情是什么意思?全校都知道你和赵云的关系,别装了。”

“……什么情况?”

“装得还挺像。回去自己看看学校论坛八卦版的置顶吧,你们俩的这事已经火遍全校了。”

诸葛亮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不对,他记得昨晚睡前瞄了一眼论坛,除了讨论赵云昨天上午的言论以外没有值得注意的事情。

难道在他生病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新闻?

“给你个口罩,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

“……”

诸葛亮心中隐隐感到不安,他连道别都没说,就径直走出了医务室。门外的赵云看见诸葛亮把口罩戴起来,还以为诸葛亮是病情加重了,又嘘寒问暖起来。

“我没事……大概。”诸葛亮顿了顿,“听说全校都知道你和我在一起了,这是怎么回事?”

“昨天的事情扩散得有这么严重?”赵云也有些疑惑,“按理说不可能连老师都知道。以我对扁鹊老师的了解,他没那么八卦。”

“对,我也觉得此事很蹊跷。刘备有打电话给你吗?”诸葛亮问。

“有。不过因为怕吵醒你,所以一直没来得及接。”赵云带着歉意打开通话记录,上面有十几个刘备的未接来电。

“好吧,看来确实出事了。”诸葛亮说。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跟着我。”

“哦,好。”没走几步,赵云又问,“你要去哪?”

“学校附近的面食店,我饿了”。

诸葛亮头也没回,现在他只想吃上一碗热乎乎的云吞面。查看论坛的事情,等吃上云吞面再和赵云解释吧。

——————

深夜小学生都睡了,和老妹打了排位赢了几局,开心,所以双更。

评论(9)
热度(194)
© 鹿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