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已出坑。

回到梦的起点去吧,手握着希望与爱意。

【幸运组】P.

    摸鱼,双性转百合,狛枝凪子&苗木诚美
    狛苗狛无差,OOC注意
    生贺活动抽的题目【公主狛枝】&【记者苗木】,我衍生成了「战场公主」&「战地记者」,双方是敌对的关系。
     @弹丸论破幸运组主页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苗木诚美回头看去,刚才自己还待着的那条战壕已经被炸得尘土纷飞。没来得及撤离的几个士兵向自己投来了求救的眼光,转眼间就淹没在火光和烟尘之间。
    “啊——”
    苗木诚美有些腿软,她深吸了几口气,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她躲到一块岩石后面,待到心跳恢复到正常的频率,抓紧胸前的相机,踉踉跄跄地站起来往军队本部赶去。
    她必须去传递前线即将崩溃的消息。
    想到自己是报忧不报喜,苗木诚美的内心就感到一阵苦涩。自己所在的A国和B国间的战争已经持续了三个月,A国本来处于上风,结果敌军派出了狛枝凪子领导的强袭部队,于是从一个星期前战况完全被逆转。眼下最后一批前线守卫军也快撑不住,不知道什么时候中部地区也会沦陷。
    她只希望战争早日结束,战争只会带来绝望。
    躲在树丛后休息饮水的时候,苗木诚美察看起挂在自己胸前的相机。相机没有磕坏,这让她很开心,她一边嚼着压缩饼干,一边检查自己拍的照片。
    她拍的全都是战场的照片——垂死的士兵、遍地的死尸、被炮火熏得通红的天空,还有一个在漫天烟尘中有些模糊的背影。
    “这是什么?”
    苗木诚美已经没有拍这张照片的印象,只能隐约记起是上午撤离前拍的。她把照片放大看,发现是一个背着一把狙击步枪的白发女人。那人身材很高挑,穿着B国强袭部队所特制的墨绿色军服,看肩章的图案应该是中尉军衔。
    苗木诚美猛然间意识到事情没那么简单,据她了解,B国强袭部队的女性中尉只有几位而已,结合白发这个特征,她拍到的是狛枝凪子无误。
    “怎么会这么幸运啊,拍到狛枝凪子什么的从来没有想过……”苗木诚美悻悻地关上相机,犹豫着要不要删掉这张照片。
    同行之间都在流传着拍到狛枝凪子照片的人都会被她杀死的说法,这也就是为什么狛枝凪子很出名坊间却没有照片流出的缘故。
    也是呢,苗木诚美无奈地叹了口气,被称为【战场公主】的狛枝凪子杀敌无数,是所向披靡的战场女武神。如果暴露了自己的真实长相,估计会被敌方针对吧?
    苗木诚美曾蹲在暗处远远地用望远镜窥探狛枝凪子,她确实是个百里挑一的美人,总是露出了一副温和的笑容,看得人放下了警惕。可苗木诚美也是见过她快速拔出别在腰间的短刀,不带一起犹豫地割穿企图偷袭自己的敌人。
    这样一个危险人物还是少接触的好。苗木诚美思前想后还是决定不删掉那张照片,作为战争的见证者,她有理由保留一切真实。
    吃饱喝足,苗木诚美准备继续启程。距离本部还有几十公里的距离,走了一下午相安无事,现在已经快黄昏。至少在天黑前,她得完全脱离前线。
    不过这次她没有那么幸运。在涉过一条河流时,她撞见了一小队擅离职守的B国士兵。
    苗木诚美没想到会有B国军人在这里,她拔腿就跑,可惜体力相差悬殊根本甩不开距离。身后的士兵不时开枪朝她射击,虽然有些许子弹擦伤了她的皮肤,所幸都没有击中要害。
    天色完全黑了下来,树林里可见度极其低。苗木诚美慌不择路,只好躲在一棵树后,闭上眼睛抱着相机屏住呼吸。
    树枝被压断的声音渐渐向自己靠近,苗木诚美的心跳越来越快,她控制不住地发起抖来。
    不要发现我!不要发现我!不要发现我!
    脚步声停下了。
    苗木诚美知道自己要完蛋了。当初决定从事这份职业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终会有这一天,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突然间,苗木诚美听见了一个有些冷漠的女人的声音:“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报告狛枝中尉,我们在搜寻一个逃亡的女性。根据了解,她有极大可能是一名战地记者,拥有对我方不利的情报。”
    狛枝?!难道是狛枝凪子?她怎么也在这里!苗木诚美忍不住咽了口唾沫,竖起耳朵仔细地听了起来。
    “这就是你们擅自离开部队的理由?”狛枝凪子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让众士兵不敢说话,“自行了断或我亲自动手,你们自己选一个。”
    “狛枝中尉,我们只是想提前……”
    插嘴的那名士兵还没说完,狛枝凪子就拔出手枪给了他脖子一枪。那名士兵瞪大眼睛,捂着满血的伤口倒地不起,其余的士兵也自暴自弃地端起枪对着狛枝凪子,一副想拼一把的势头。
    “军队不需要违背指令的士兵,”狛枝微笑着说,“果然渣滓就是渣滓,就算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垃圾呢。”
    “闭嘴!臭婊子!”
    “早就看你不顺眼了,区区一个女人,这么嚣张,是该吃吃苦头!”
    “妈的,等着跪地求饶吧!”
    狛枝凪子故作无奈地耸了耸肩,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已经率先两枪解决了离自己最近两名士兵。剩下的三名士兵也不甘示弱地朝她射击,但都被狛枝凪子敏捷地躲了过去。她一个侧身俯冲滚到一名士兵身后,果断地打爆了他的后脑。然后借着他的尸体做盾牌给了另外两人各一枪,她射得相当准,两人都无一例外地被射穿了喉咙。
    众人倒地才不过五分钟,狛枝凪子的枪口还发烫冒着烟。苗木惊叹狛枝凪子超乎想象的行动力,一时间忘记了自己危机的处境。
    狛枝凪子没有处理尸体的意图,她掏出手帕擦了擦脸颊上溅到的血液,有些苦恼地说道:“啊啊,真是太绝望了呢,为这种人弄脏了我的手什么的……你说是不是?躲在树后面的记者君。”
    “吓?!”苗木诚美惊得浑身一震。
    “还不肯出来吗?如果我是你,我会乖乖出来的。”狛枝凪子的声音传了过来,“在我失去耐心之前,一切都有交涉的余地。”
    苗木诚美听罢,只好缓慢地从树后面挪了出来。她不敢离狛枝凪子太近,便隔着那几具尸体冲狛枝凪子谨慎地说道:“狛枝小姐你好,我是苗木诚美,A国的战地记者。”
    狛枝凪子向她点头致意:“你好,我是狛枝凪子,B国的一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军官。”
    “ 恕我直言,普通军官可没有您这样的好身手呀。”苗木诚美忍不住吐槽道。
    狛枝凪子对她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

   

    出乎苗木诚美的意料,狛枝凪子没有当场就杀掉自己,而且招呼着自己跟上她的脚步。看她的方向也不是回前线,反倒是在寻觅落脚点。
    果不其然,两人兜兜转转,来到一处山洞前。狛枝凪子似乎是想在这里休息,苗木诚美看着她拾来一堆树枝熟练地生起火,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不知该不该靠近。
    “过来坐下。”
    “诶,好!”
    苗木诚美有些胆怯地坐到了狛枝凪子的对面,怀里紧紧抱着相机,抬起眼睛盯着狛枝凪子的脸。狛枝凪子也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她,然后就帮苗木诚美紧急处理了身上被子弹擦伤的伤口。
    “苗木小姐能把相机给我吗?”狛枝凪子问。
    “不行,”苗木诚美一口回绝了她,“如果把相机交给你,里面的照片绝对会被删除的。”
    “你这么一说,我就更想知道你拍的是什么内容了。也许刚才他们说的是对的,你真的拍到了什么不该拍的东西。”
    “狛枝小姐,我只是一名战地记者,不是间谍……”苗木诚美低着头闷闷地说。
    “既然如此,”狛枝凪子向她伸出了手,“给我看看吧,我保证不删掉你的照片。”
    狛枝凪子伸过来的手戴着白色的皮质手套,手指纤长好看,苗木诚美踌躇了片刻,还是摘下相机把它轻轻地放在了狛枝凪子的手心里。
    “绝对——不可以删哦。”
    苗木诚美放下了心中的戒备,拖着脸百无聊赖地看着狛枝凪子兴致勃勃地翻看起自己所拍的照片。看样子狛枝凪子是想把她拍的全部照片都看一遍,那可有两三千张,不知道要看多久。
    狛枝凪子看着看着,突然对苗木诚美说道:“我很少见到女性战地记者呢,不得不说苗木小姐你的勇气值得钦佩。”
    “啊,谢谢。”
    “苗木小姐为什么要做战地记者呢?”
    “如果你没办法阻止战争,就把真相告诉世界。”苗木诚美一脸严肃地说完,马上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我不希望人们因为战争而感到绝望,我想记录下战场上令人感到希望的画面——这就是我从业的目的。”
    “苗木小姐的这番言论真是令人心旷神怡啊!”
    苗木诚美看见狛枝凪子正盯着自己,眼神中充满了一种难以名状的复杂感情。是憧憬、羡慕、喜爱、嫉妒还是其他的情绪?苗木诚美一时看不出,她只知道在自己说完这番话以后,狛枝凪子的态度更加好了。
    “察看完毕,相机还给你。”
    十几分钟后,狛枝凪子笑容可掬地把相机递给苗木诚美,看起来对她拍的照片没有质疑反而是持有一种赞赏的态度。
    苗木诚美突然想起行内流传的“狛枝凪子会杀害拍到她照片的人”这个匪夷所思的言论,于是赶紧翻看相册,发现有狛枝凪子的背影那张照片还没有被删除。
    “怎么了吗?”
    狛枝凪子对自己越温柔,苗木诚美就越觉得自己离死亡更近一步。
    所以她还是忍不住提问:“……狛枝小姐是要杀了我吗?”
    狛枝凪子瞪大了眼睛,灰绿色的双眸里写满了疑惑,“苗木小姐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苗木诚美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就听见狛枝凪子忍不住笑出了声。
    “啊啊,真是的!狛枝小姐你笑什么啦,明明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才对!”
    “请你放心,这种说法是子虚乌有的。”狛枝凪子抹了抹眼角笑出的眼泪,“我可没有那种闲工夫去做这种事情哦。”
    “那,为什么我之前从没有见过你的照片?”
    “谁知道呢……也许是他们都不幸地在回去的路上突遭横祸吧。”
    “……哈?”
    “很遗憾的说,跟我有关的人大部分都会变得很不幸,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死的。对了,苗木小姐你也要多加小心哟。”
    “没关系,我想我应该不会再倒霉到哪里去了……”苗木诚美苦笑着说。自从她来到战场一路上都是各种不幸的事情,但最后都能逢凶化吉,这也许是她最后的幸运吧。
    狛枝凪子沉默了一会儿,说:
    “要拍张照片吗?”
    “诶?”
    “苗木小姐,要给我拍张照片吗?”
    望着狛枝凪子的脸,苗木诚美点了点头。

   

——————————————

   

     “所以,你这次也没拍到什么军事机密?”
    日向创半开玩笑地问。
    这是苗木诚美回到城市两人的第一次见面,日向创算是他的老前辈,刚入行时受了他不少的指导。现在他们正坐在家庭餐馆里,惬意地吹着空调交流经验。
    “日向君,战地记者可不是间谍,这不是你告诉我的吗?”苗木诚美叉起一坨意大利面放入嘴中,“啊,终于又可以吃到它了。”
    “你吃得慢点,没人跟你抢。”
    看苗木诚美狼吞虎咽地吃着面,日向创生怕她会噎到自己,赶紧推了杯水过去给她。
    “唔……谢谢。”
    “那么,这次又有什么奇遇吗?”日向创问。
    “嗯,有。”苗木诚美拿起纸巾擦了擦嘴角,“我拍到了狛枝小姐的照片。”
    “哦哦,这样啊……等等,什么?!狛枝小姐是指狛枝凪子吗??那个「战场公主」狛枝凪子?!你说你拍到了狛枝凪子的照片是吗?!!”
    “日向君你冷静一点,大家都在看着呢。”
    苗木诚美有些无语地看着情绪激动的日向创,周围的人都向他们这桌投来了好奇的眼光,看得她很不自在。
    “不好意思,”日向创放小了声音,“你真的拍到了狛枝凪子的照片吗?”
    “嗯,正面照。”
    “不可思议!你竟然活着回来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也不清楚。话说回来,还是她让我帮她拍的照片呢,你说奇怪不奇怪?”
    苗木诚美从侧身放着的挎包里掏出一沓照片,从中抽出一张贴着绿色指示贴的照片递给了日向创。
    “就是她,怎么样?”
    日向创接过照片,仔细地端详起来。照片上是一名穿着墨绿色军服的年轻女子,一头白色的卷发扎在脑后压在帽子下。她坐在篝火旁,白皙的脸上映照着橘红色的火光,嘴角微微上扬,一双灰绿色的眸子似笑非笑。确实和传闻中所说的那样,是一个长相貌美看似温和无害的女子。
    “很好……苗木,她没有对你做什么吗?”
    “没有。”
    “就这样放你走了?”
    “是啊。”
    苗木诚美没有说谎。

   

——————————————————

   

    “狛枝小姐不睡吗?”
    “不用了。”
    狛枝凪子很贴心地把自己的上衣外套借给了苗木诚美,自己则坐在火堆旁擦拭着枪械上的灰尘。苗木诚美翻来覆去地半天没睡着,只好又来找狛枝凪子聊天。
    “狛枝小姐不担心我把照片流出去吗?这样会有更多人来追杀你的。”
    “无所谓,”狛枝凪子把擦干净的枪塞回腰间的枪套里,“倒不如我很希望有人这样做。”
    苗木诚美撑起身子望着狛枝凪子有些悲伤的脸,听见她喃喃自语般地说道:“我不想再战斗了。”
    “……”
    “我渴望希望,而我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在给更多的人带来绝望。尽管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渣滓,这不是我参加战争的初衷……”
    苗木诚美想说些什么安慰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们是敌对势力,本身就不该像这样亲密无间地待在同一个空间。
    “苗木小姐你们也很讨厌这样的我吧?”
    “不是这样的。”
    狛枝凪子感觉有什么温暖的东西抓住了自己自己的手,她低头看去,是苗木诚美正牵着自己的手。
    “虽然这么说不太合适,但是请狛枝小姐别放弃希望。不管狛枝小姐曾经做过什么,我们都是战争的受害者,是战争迫使我们做出了我们不愿意做出的事情。”
    狛枝凪子一时之间不知所措。
    “狛枝小姐在我们的国家是人人憎恨的刽子手,可在你的国家却是大家仰慕的英雄,对吧?”
    “就算这么说……”
    “所以,请狛枝小姐不要放弃希望!”苗木诚美抓紧了狛枝凪子的手,“等战争结束,一切都会过去的。”
    狛枝凪子的心跳一阵加速。

   

——————————————

    日向创看着苗木诚美把照片放进了烟灰缸,然后拿出打火机点燃了它,觉得有些可惜。
    “这是最后一张照片吧?”
    “嗯,底片我也处理掉了。”
    “你不打算发布出去吗?”
    “不用了。”
    苗木诚美看着照片化作灰烬。

   

    END.

    写的很垃圾,凑活看吧。

评论(4)
热度(68)
© 鹿毛 | Powered by LOFTER